精灵传说风信子49

浏览(2008)

 

  风信子(学名:Hyacinthus orientalis L.):是多年草本球根类植物,鳞茎卵形,有膜质外皮,皮膜颜色与花色成正相关,未开花时形如大蒜,原产地中海沿岸及小亚细亚一带,是研究发现的会开花的植物中最香的一个品种。喜阳光充足和比较湿润的生长环境,要求排水良好和肥沃的沙壤土等。全世界风信子的园艺品种约有2000种以上,主要分为“荷兰种”和“罗马种”两类。前者属正宗品种,绝大多数每株只长1支花葶,体势粗壮,花朵较大。而后者则多是变异的杂种,每株能着生二三支花葶,体势幼弱,花朵较细,多数消费者喜购荷兰风信子。

  风信子原产地在地中海东北部,有着很长的栽培历史,可追溯到15世纪。300多年来,风信子一直是欧洲园艺植物育种家喜爱的花卉育种对象,育种目标是培育新奇的花色、重瓣花和大而美丽的花朵。风信子的栽培种数量在19世纪末达到了最高峰,随后的100年随着许多栽培种的丢失,风信子的品种有所下降。遗留下来的风信子资源,由于风信子爱好者阿伦(Alan Shipp)等人的努力而得以保存,阿伦在立陶宛建立了风信子种质资源收集中心。

  风信子最早是作为来自土耳其的植物在花园中种植。1453年,土耳其的回教君王默罕默德二世征服了伊斯坦布尔后喜欢上了种植风信子。1520-1566年,奥斯曼帝国的统治者也喜欢种植风信子、郁金香和许多其它的球茎花卉。由于受帝王贵族爱好种植的影响,风信子很快从土耳其传到了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奥地利、法国等欧洲国家。1613年,德国出版的一本书《Hortus Eystettensis》首次刊登了一张重瓣花风信子的照片,1622年,法国巴黎出版的一本书《Theatrum Florae》中有蓝色单瓣花、白色单瓣花和重瓣花的风信子图片,1629年,英国出版的《Paradisus Terrestris》一书中有6种不同的风信子图片,其中有两种是重瓣花的品种,后来黄色花的风信子品种由俄国传到了英国。

  到17世纪末,当郁金香种植在荷兰开始走下坡路后,荷兰的育种家开始将育种的注意力转向其他花卉。以荷兰Haarlem为中心的周边地区成了风信子种植和新品种选育的重要区域,当地的沙质壤土富含有机质,地下水位距离地表仅0.6-1米高,非常适合风信子生长。风信子的品种改良在荷兰取得了长足的发展,18世纪初的图片资料显示,风信子的每茎花序上最多着花数只有10-15朵花,到了18世纪末花序每茎着花数已上升到了60朵之多。尽管风信子的贸易量从来没有达到超过郁金香的数量,但人工选育出来的每个新花色的风信子品种推向市场都能卖到一个很高的价位。如18世纪由彼特(Peter Voerhelm)发现的重瓣花品种‘大不列颠国王’(‘King of Great Britian’)是一个很赚钱的品种,每个球茎售价100英镑。

  18世纪,在荷兰的种植园中有一个红色花的风信子通过芽变形成了淡蓝色花的品种,这在当时是非常珍贵稀有,据说发现者害怕丢失这个种,曾用鸟笼把它悬挂在天花板上收藏,到种植季节才把它取出种植,这个突变种被保留了下来,命名为‘孤本’(‘La Unique’),它成了后来许多淡蓝色花风信子品种的父母亲本。风信子通过突变产生了多种不同颜色的花,不断增加的栽培品种也促进了19世纪风信子产业的发展。

  1838年查理(Charles M Intosh )在他写《鲜花园》(Flower Garden)一书中谈到荷兰花农种植的风信子栽培种多达2000多个,书中列举了200多个品种,花色很丰富,包括黄色、紫色,还有白色、红色和蓝色等,其中有些重瓣花栽培种具有深色的花心,但如今的商业栽培风信子只有单瓣花的品种才有深色的花心。

  这一时期,盛行着用特制玻璃容器装满水种植风信子,而维多利亚时期种植风信子的玻璃容器现今则成了古董收藏家的收藏对象。直到今天,人们仍然通过使用玻璃瓶种植风信子,来向孩子们展示植物的生根和发芽的过程。

  20世纪,风信子的盛行期过去后,风信子的种植面积急剧下降。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世界园艺花卉产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也导致了许多风信子栽培种的丢失。接下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使花卉园艺产业继续下滑,到了20世纪70年代,风信子在世界范围种植生产面积跌到了最低谷,当时花卉供应商能用于栽培生产的风信子栽培种只有50几个,这些大部分是17世纪培育得较好的品种。从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全世界只培育出了约10个新的风信子栽培种。

  几十年来人们似乎对培育风信子新品种或找回丢失的老品种失去了兴趣。幸运的是一位叫阿伦(Alan Shipp)的农场主正努力设法改变现状,他正收集和繁殖所有的风信子栽培种,研究没有命名的品种,并努力扩大风信子的应用范围。他是当今唯一一位能供应种类繁多的维多利亚时期风信子栽培种的花卉供应商,阿伦的工作得到了许多风信子爱好者的热心帮助,大大增加了他对风信子品种的收集范围。

  1997年3月,一封意外的信给阿伦带来了一些颇为重要的信息,这封信来自立陶宛的维尔纽斯花卉研究站负责人丽塔(Rita Riziulyte)小姐,她告知阿伦他们研究站收集保留了大约60个风信子栽培种。阿伦后来知道其中有38个是他没有收集到的品种,有些品种甚至是在西欧已消失了50多年的品种。在这60个品种中有些是风信子国际品种登记机构有记载的品种,其它没有登记的品种在18-19世纪的品种目录文献中也能查到一些,其中最令阿伦震惊的是一个叫‘太阳花’(‘Sunflower’)(注:1897年之前的品种)的品种和一个神秘的黄色重瓣花的品种;此外,还有19种有名字但未被记录,这些品种人们正努力从西方的文献资料中查找它们的原始记录,人们通过大田试种后将最终评估出它们的品种特性。

  风信子很容易种植,种植时只需要提供充足的光照。在春天的花园中,风信子的花色和香味所产生的装饰效果是许多花卉所无法比拟的,自立陶宛的激动人心的风信子新品种将预示着人们对风信子兴趣的增加,并激励人们去追祟这种园艺花卉界的瑰宝。

  风信子(学名:Hyacinthus orientalis L.):是多年草本球根类植物,鳞茎卵形,有膜质外皮,皮膜颜色与花色成正相关,未开花时形如大蒜,原产地中海沿岸及小亚细亚一带,是研究发现的会开花的植物中最香的一个品种。喜阳光充足和比较湿润的生长环境,要求排水良好和肥沃的沙壤土等。全世界风信子的园艺品种约有2000种以上,主要分为“荷兰种”和“罗马种”两类。前者属正宗品种,绝大多数每株只长1支花葶,体势粗壮,花朵较大。而后者则多是变异的杂种,每株能着生二三支花葶,体势幼弱,花朵较细,多数消费者喜购荷兰风信子。

  风信子原产地在地中海东北部,有着很长的栽培历史,可追溯到15世纪。300多年来,风信子一直是欧洲园艺植物育种家喜爱的花卉育种对象,育种目标是培育新奇的花色、重瓣花和大而美丽的花朵。风信子的栽培种数量在19世纪末达到了最高峰,随后的100年随着许多栽培种的丢失,风信子的品种有所下降。遗留下来的风信子资源,由于风信子爱好者阿伦(Alan Shipp)等人的努力而得以保存,阿伦在立陶宛建立了风信子种质资源收集中心。

  风信子最早是作为来自土耳其的植物在花园中种植。1453年,土耳其的回教君王默罕默德二世征服了伊斯坦布尔后喜欢上了种植风信子。1520-1566年,奥斯曼帝国的统治者也喜欢种植风信子、郁金香和许多其它的球茎花卉。由于受帝王贵族爱好种植的影响,风信子很快从土耳其传到了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奥地利、法国等欧洲国家。1613年,德国出版的一本书《Hortus Eystettensis》首次刊登了一张重瓣花风信子的照片,1622年,法国巴黎出版的一本书《Theatrum Florae》中有蓝色单瓣花、白色单瓣花和重瓣花的风信子图片,1629年,英国出版的《Paradisus Terrestris》一书中有6种不同的风信子图片,其中有两种是重瓣花的品种,后来黄色花的风信子品种由俄国传到了英国。

  到17世纪末,当郁金香种植在荷兰开始走下坡路后,荷兰的育种家开始将育种的注意力转向其他花卉。以荷兰Haarlem为中心的周边地区成了风信子种植和新品种选育的重要区域,当地的沙质壤土富含有机质,地下水位距离地表仅0.6-1米高,非常适合风信子生长。风信子的品种改良在荷兰取得了长足的发展,18世纪初的图片资料显示,风信子的每茎花序上最多着花数只有10-15朵花,到了18世纪末花序每茎着花数已上升到了60朵之多。尽管风信子的贸易量从来没有达到超过郁金香的数量,但人工选育出来的每个新花色的风信子品种推向市场都能卖到一个很高的价位。如18世纪由彼特(Peter Voerhelm)发现的重瓣花品种‘大不列颠国王’(‘King of Great Britian’)是一个很赚钱的品种,每个球茎售价100英镑。

  18世纪,在荷兰的种植园中有一个红色花的风信子通过芽变形成了淡蓝色花的品种,这在当时是非常珍贵稀有,据说发现者害怕丢失这个种,曾用鸟笼把它悬挂在天花板上收藏,到种植季节才把它取出种植,这个突变种被保留了下来,命名为‘孤本’(‘La Unique’),它成了后来许多淡蓝色花风信子品种的父母亲本。风信子通过突变产生了多种不同颜色的花,不断增加的栽培品种也促进了19世纪风信子产业的发展。

  1838年查理(Charles M Intosh )在他写《鲜花园》(Flower Garden)一书中谈到荷兰花农种植的风信子栽培种多达2000多个,书中列举了200多个品种,花色很丰富,包括黄色、紫色,还有白色、红色和蓝色等,其中有些重瓣花栽培种具有深色的花心,但如今的商业栽培风信子只有单瓣花的品种才有深色的花心。

  这一时期,盛行着用特制玻璃容器装满水种植风信子,而维多利亚时期种植风信子的玻璃容器现今则成了古董收藏家的收藏对象。直到今天,人们仍然通过使用玻璃瓶种植风信子,来向孩子们展示植物的生根和发芽的过程。

  20世纪,风信子的盛行期过去后,风信子的种植面积急剧下降。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世界园艺花卉产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也导致了许多风信子栽培种的丢失。接下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使花卉园艺产业继续下滑,到了20世纪70年代,风信子在世界范围种植生产面积跌到了最低谷,当时花卉供应商能用于栽培生产的风信子栽培种只有50几个,这些大部分是17世纪培育得较好的品种。从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全世界只培育出了约10个新的风信子栽培种。

  几十年来人们似乎对培育风信子新品种或找回丢失的老品种失去了兴趣。幸运的是一位叫阿伦(Alan Shipp)的农场主正努力设法改变现状,他正收集和繁殖所有的风信子栽培种,研究没有命名的品种,并努力扩大风信子的应用范围。他是当今唯一一位能供应种类繁多的维多利亚时期风信子栽培种的花卉供应商,阿伦的工作得到了许多风信子爱好者的热心帮助,大大增加了他对风信子品种的收集范围。

  1997年3月,一封意外的信给阿伦带来了一些颇为重要的信息,这封信来自立陶宛的维尔纽斯花卉研究站负责人丽塔(Rita Riziulyte)小姐,她告知阿伦他们研究站收集保留了大约60个风信子栽培种。阿伦后来知道其中有38个是他没有收集到的品种,有些品种甚至是在西欧已消失了50多年的品种。在这60个品种中有些是风信子国际品种登记机构有记载的品种,其它没有登记的品种在18-19世纪的品种目录文献中也能查到一些,其中最令阿伦震惊的是一个叫‘太阳花’(‘Sunflower’)(注:1897年之前的品种)的品种和一个神秘的黄色重瓣花的品种;此外,还有19种有名字但未被记录,这些品种人们正努力从西方的文献资料中查找它们的原始记录,人们通过大田试种后将最终评估出它们的品种特性。

  风信子很容易种植,种植时只需要提供充足的光照。在春天的花园中,风信子的花色和香味所产生的装饰效果是许多花卉所无法比拟的,自立陶宛的激动人心的风信子新品种将预示着人们对风信子兴趣的增加,并激励人们去追祟这种园艺花卉界的瑰宝。